欢迎访问to作文
你的位置:首页 > 散文 > 优美散文 > 文章正文

列车上的诗意

时间: 2018-12-22 | 作者:叙事高手 | 来源: to作文 | 编辑: admin | 阅读: 312次

  我看了看手中的车票,走进了列车候车室。

  黑压压的人群推推搡搡,伴随着嘈杂的吵闹声,焦虑、轻松或平静写在脸上,小孩子活蹦乱跳,大人们背着鼓鼓囊囊的行李包、提着箱子,端着一桶泡好的面,蹲在列车检票口处。

  漫长的等待之后终于上了车,又穿过拥挤不堪的车厢,餐车、孩子啼哭、婴儿熟睡红润的脸庞,背包的老妇坐在洗脸池上打瞌睡。

  而现在,所处的位置只剩下一块能站的地方。

  列车的呼呲呼呲声在耳边断断续续,这漫长的旅途错过了坐票,只能站在窗前,静静地把视线和心绪搁在窗外那片模糊的景物上。

  天色,渐渐晚了。

  记得白日里外面是一片广袤的野地,看不到尽头,野草疯长,零星散落着几户人家,那些都是用茅草和土块垒起来的土房,有几只家犬在地里撒欢打滚疯跑,那是一种久违了的自由气息。

  忽然下起了小雨,雨滴落在了玻璃窗上,划上了一条透明的水渍,用手碰了碰玻璃,一股冰寒从指尖蔓延开来。

  我抱了抱身子,浑身有些阴冷,这种感觉属于秋日每一个有雨的黄昏。

  总有这样一段日子,连日的雨水不曾停过,路面泥泞露出了丑陋的酮体,草木浸泡在雨水中许久,盆栽里的铁丝生了红锈,门外的小水沟里注满了浑浊的泥水,藏起来的旧书也有了霉菌的痕迹。

  直到某一个傍晚,那山林里的雨水初停。

  有了雨的浸润,那些花草格外娇艳欲滴,躲进丛间的野鸟也探出了头默默伫立。溪水沿着青石汩汩而流,不远处有隐约而清脆的歌声,那是外出洗衣的妇女,三三两两,家长里短,一路沿着林间小道。雨后的山清幽而空旷,泥路逼仄而湿润,草木换新,泥土夹杂着芳草的清香。

  置身雨后空山,与世隔绝,忽然有一种隐居于此的冲动,这世间繁华、荣辱浮沉,都不过云烟过眼,人生百年,何不抛开那滚滚尘世,做一个不问世事的隐者?

  列车停了站,雨也慢慢变小了。下了车,那遥远的黑漆漆的世界里响起了声音,或是昆虫或是蛙鸣。

  春末的夜晚,外面的昆虫叽叽地鸣着,看不见它们,却似乎一伸手就能抓住。它们藏匿在枝头、石头缝里或直接趴在墙壁上,它们胆子很大,有的就飞到了身旁,而叫的最欢的还是那些刚刚从冬眠中苏醒后的青蛙,蛙鸣声此起彼伏,源源不断。

  躺在床头,每当离开家很远的时候,总会在霜般月光的照耀下失了眠,侧耳聆听着那些声音。

  那些久远的属于过去的或是家乡的声音,那些落入梦境的再也听不到的声音。

  雨水慢悠悠地停下了,不一会,月亮爬上了枝头。

  一只寒鸦默默低鸣,星星点点的灯光在水面上浮动,一艘小船飘飘荡荡,一盏油灯下,一副愁容满面的面孔。夜半时分,那寺院里的一声钟响,像利刃一般刺破了冰冷的秋夜。

  深夜,小雨绵绵又下了起来,而心里的雨早已如山洪般倾泻。失意充斥着心间,仿佛整个世界除了这片黑夜、这心灰意冷的夜雨,已经没有任何值得去期待的东西。

  梦想那么可爱,却那么让人绝望,人生繁华却苦短,难道有生之年只能碌碌无为地虚度?

  列车进入新的一站,有些人带着笑意和倦意下了车,他们的终点站到了。静谧的车厢有了些骚动,一股寒风从车门窜进来,刺骨、冻人,一时间犹如寒冬来袭。

  一种被遗弃的失落感忽然袭上了心头,这一站的终点不知何方,而归期又是何年月?

  茫茫一片的古道上,一匹瘦马、清脆的铃声阵阵。夕阳落日,余晖打在瘦削黝黑的侧脸上,西风苍劲有力,像锋利的铁刃刮着脸颊,天地间仿佛只剩下这条看不到尽头的风沙古道。

  抬眼看去,薄薄的炊烟袅袅升起,那儿竟出现了一座小桥、一片流水,想起了江南的流水小桥、烟雨人家。几声老鸦传来低鸣,那棵爬满枯藤的古老的树,才明白天涯海角是何方。

  夜里风起,抱着干冷的旧衣斜靠在老树上,慢慢沉入梦乡。铁马冰河、那刀甲箭刃,一幅幅气吞山河的画面不断地在脑海里播放开来,夜半下起了小雨,雨水打湿了衣裳,顿时千军万马在雨水中奔腾,纵使马革裹尸也不枉此行……

  夜深了,车厢里的乘客都安静地睡着,坐在地上的也靠在墙上或用手撑着脑袋迷糊着。

  新的一站上来一位少年,他戴着帽子,白衣白鞋,干净利落的发型,脸廓棱角分明,有偶像明星的气质,可他的脸上却始终带着惆怅。

  站票?

  他点点头。

  我笑了笑,视线又落在了窗外。

  从邻家院子里随手摘下来的葡萄枝搁置在盆子里,这几天的功夫,嫩芽已经粒粒挂在了枝头,有的很着急,指甲大的绿叶子尽情地享受这初春的光景。

  天色微暗,只是眨眼的功夫,就看不清地上的纸牌和弹珠,孩童依依不舍离开了奋战一天的战场,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揉着脏兮兮的脸颊往家的方向走去。

  午后炎炎烈日,吃过饭便躺在水泥地上,蝉鸣声此起彼伏,虽然聒噪却挡不住困意,不一会便进入美美的梦想。

  一梦十年,十年一梦。

  某一个时间点,雷声大震,乌云铺天盖地般袭来,闪电、狂风四起,一场瓢泼大雨眼看就要落下,而自己已经外出许久。

  我费尽力气狂奔着,却依然没能逃脱大雨的侵袭。幸运的是,前面出现了一座小屋,便跑到那儿的屋檐下避一避雨,可是屋檐太小,暴风雨依然打了进来,雨水哗啦啦地下,根本没有停的意思。

  这时候门开了,出来一个身穿白衣、唇红齿白的女孩,她的手里握着一把伞。

  喏,打伞。她的声音很清脆,如同风铃。

  我有些惊讶,连忙道谢,便接过了伞。

  她微笑着,笑容里是一种说不出的单纯和可爱,实在让人难以忘怀。

  事情过了几年,当我再次回到那个地方,却发现那座小屋已经倒塌,我站到那扇门前,似乎还能看到她送伞时那美丽的笑容。

  白衣少年很健谈,跟他聊了几句之后就打开了话匣子,谈天说地,谈学习工作和理想,谈人生遭遇,也谈失意、失败和怅惘。

  他说他是一个失败的人,与所有身边同龄的人相比,他拥有的最少,他追求的总是得不到,他不知道为什么别人在这个年纪里获得了许许多多他得不到的东西,而他却依然茫然地寻找方向。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你这么帅,不是所有同龄人都能做到,就像我。

  他终于笑了出来,笑容里带着满足。你说的对,他对我说,也许我应该换一下眼光。

  已经凌晨时分,天很快就要亮了,我不断地打哈欠,把头靠在了窗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当我醒来的时候,他已经下了车。

  这一站,我错过了坐票,只能默默地把心绪放在窗外那片一晃而过的景物上……

文章标题: 列车上的诗意
文章地址: http://www.tozuowen.com/article-29-181142-0.html
文章标签:列车上的诗意  散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