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to作文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老娘

时间: 2019-05-15 | 作者:问 | 来源: to作文 | 编辑: admin | 阅读: 587次

  我的老娘已经是人生七十古来稀的年纪,看上去她那花白的头发,以及沟壑纵横的黝黑面庞,还有蹒跚走路的模样,似乎都在昭示着她那不堪回首的沧桑岁月所留给她的那些苦难印记,如今的她每天脸上总是带着憨憨的笑容,旧社会底层妇女那种典型的苦大仇深形象,从她的言谈举止中再也寻觅不到丝毫的踪影。在我的童年记忆里,很少有关于老娘微笑的片段,偶尔展现的面对老主顾的笑脸,也总是那样的呆板,显得不是很自然。唯一的一次开心笑颜是在我爸混上国家人口,衣锦还乡的那一年,来自左邻右舍和亲朋好友的祝愿,让她开心的连续几天都失眠,甚至梦中都带着幸福的笑靥。我的老娘是一个勤劳善良的农村妇女,她没有什么文化,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如何写,但这并不影响她在我心中的分量,凡是同她接触过的人,都被她那朴实正直的的人格形象所折服。记得那是七十年代中叶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已接近尾声,但是华夏大地上依然每天都在上演着批斗牛鬼蛇神的悲剧,而我的父亲因为出身不好,总是被当做这方面的典型,他实在无法忍受那非人的折磨和无休止的人格污蔑,于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悄悄地逃向了关东地方,从此杳无音信,就这样人间蒸发了一样。那时的政策是人员不可外出流浪,无论去哪里都要有村里的介绍信,一旦擅自外出不归,其家人就会受到牵连,把赖以维持生计的土地没收回去,那时更不允许做什么小生意,会被扣上走资产阶级路线的大帽子,典型的口号是:宁要社会主义草,不要资本主义苗!我的老娘哭得好悲伤,用惊天地泣鬼神来形容都不夸张,望着我们兄妹四个嗷嗷待哺的状况,真不知今后的活路在哪里,叔叔大娘的日子都过得紧紧巴巴,吃了上顿,都不知下一顿的着落,根本无法周济我们,老娘几次找村长,都是一句话,尽快找到你家老爷们儿,让他乖乖地回来接受批判,就会把土地返还给你们,尽管老娘苦苦哀求道,真的不知他的去向,可怜可怜我们孤儿寡母,要不这往后的日子该咋过呀!但是,村长一副铁石心肠的模样,根本没有归还通融的可能。就这样,我的老娘在悲伤绝望的情况下,把家里唯一的一头肥猪给卖掉后,买了半袋子面粉开起了馒头房!因为不敢大张旗鼓地去经营,只能偷偷摸摸地进行,每天早上天不亮就起来蒸馒头,我们兄妹几个总会在半夜里饿醒,愣愣地望着老娘在用力地揉面,用手搓成纺锤形状的馒头模样,然后外屋那呼噜呼噜的风车响过后,雪白柔软的馒头就出锅了,我们眼巴巴地看到装进筐里的馒头,拼命的吞咽着口水,每当此时,老娘总会狠狠心,把最后一个馒头分成几块给到我们,我们就如同猪八戒吃人参果那样,一口吞下去却还没尝出啥味道,又再次把贪婪的目光投向馒头筐,老娘就脸色深沉地说,快睡觉吧!这些馒头要换钱才能养活你们!不一会儿,鸡刚叫第一遍,她就背着馒头筐出门了,要徒步走二三十里路去县城叫卖,一天下来能够赚两三块钱,然后顺便在私人交易市场买回一些粗粮做成饼子,来给我们兄妹四个充饥,每每回首那段黑暗的日子,我的心里都会默默地流泪,我的老娘短短的一个多月就爆瘦了三十多斤,原本就骨瘦如柴的她,看上去单薄的可怕,似乎一阵大风就能把她吹得无影无踪。说句心里话,如果没有我的老娘,我们兄妹四个根本就无法存活下来!所以我要致敬我的苦命老娘,感谢她没有被苦难所击垮,感谢她选择了坚强,感谢您那瘦弱且钢铁般的脊梁,才让我们一家终于挺过了那段人生最灰暗的时光!母亲不仅是勤劳的,而且是极其善良的,在我们自己的日子过得如此紧张的状况下,她还会力所能及地帮助别人,这种胸怀恐怕某些读过书的男人都无法与其相比,因为人性都是自私的,尤其是在生命攸关的环境下,为了能够活下来,人性最原始的东西就会淋漓尽致地展露无遗。记得那是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的某一天,天色都已很晚,她领回来一对讨饭的母女,蓬乱的头发,鬼画符似的脸上带有几分惊恐状,破烂的衣服目不忍睹,我们兄妹四个都很诧异,呆呆地望着那娘俩,老娘边放下馒头筐边说,大妹子坐炕上吧!我们也是穷家破舍的,你千万别嫌弃,就当自个儿的家一样。​只见那妇女忙尴尬地笑着答道,大姐,您瞧您说得啥话,俺和妮子感谢​只见那妇女忙尴尬地笑着答道,大姐,您瞧您说得啥话,俺和妮子感谢您的救命之恩还来不及,那里还有什么嫌弃的话,您就是世上的活菩萨,说着就瞅向我们几个,您自个儿都这样了,路上听您说,大哥外出还不知是死是活呢?我们娘俩岂不是更拖累你们了,说着用破袄袖子擦拭着泪水。大妹子,别这么说,你老家不是遭难了吗?逃荒在外,这碰到了就是缘分啊!放心吧!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不成。于是我们的日子更加捉襟见肘了,好在这样的日子不长,邻村的一个老光棍正好没媳妇,而这位逃荒妇女的男人又死在了地震灾难中,所以,就这样在老娘的撮合下,他们就结成夫妻,搬到一起过日子了。不仅这一次,她去县城卖馒头的时候,每每碰到前后几个村的有困难的人,或者出门在外遭难的人,无论是认识的,还是不相识的,她都会义无反顾,不遗余力地去帮助别人。她总是说,谁还不会遇到点儿难处啊!能拉一把就拉一把,多行善事总会有好报的。后来四人帮被打倒以后,农村开始包产到户了,村长也把土地分给了我们,日子渐渐有了起色。某一天,外逃多年的父亲突然回来了,而且闯关东后还混上了国家人口,那个年代,能吃上户口本,是件了不起的事!可是老娘却选择不原谅没有担当的父亲,认为没有他这个顶梁,日子也会照常,后来是在家族长辈的干预下,才勉强原谅了父亲的过错!那时,多年没有走动的亲戚朋友们,都络绎不绝地登门看望,冻僵多年的关系又开始热络起来,门前车水马龙一般,而我却很反感他们的那副嘴脸,因为世态炎凉,困难时候亲朋好友的冷观和漠视,特别是刻意的回避,让我对人性的的鄙陋感受的刻骨铭心!但老娘也心知肚明一样,但她依旧很热情地接待他们,而且是有求必应,我很难理解她的行为,她总是笑着对我说,人们都是往高门槛走,喜欢巴结比自己强的人,而躲避那些贫穷遭厄运的人,生怕自己被连累,今天他们肯像我们靠近,伸手不打笑脸人,心中有数就行了,何必不理人家呢!是啊!多年以后,我步入社会后,感受更加深刻,趋利避害是人性的本能!无需求全责备每一个人,否则特立独行的你将无法融入到这个复杂的社会群体里。由于母亲的勤劳善良,乐善好施,不计前嫌地容人之量,在我们举家要搬迁到东北的那一年,我们家的破屋小院子里,像赶集一般热闹,差不多来了上百口子同村邻村的人过来送别,光鸡蛋和各种农家土特产就收了几十箩筐,我老娘都把它分给了村子里的鳏寡孤独的困难村民们了,在临走的当天,送别的队伍绵延几里地,足有几百号人!我的老娘由于年轻时的体力透支,她的身体不适很好,颈椎病有时疼得整宿整宿地睡不好觉,还有膝盖处的滑膜炎(走路过多导致)也在折磨着她,走路总是一瘸一拐的,但她总是用一张慈祥的笑脸面对这生活!我们兄妹几个,从她的身上也学会了很多做人的道理,特别是hi面对困难挫折时,眼前总会出现老娘那倔强而又不屈服于命运安排的模样!浑身就会充满无穷的力量!

文章标题: 老娘
文章地址: http://www.tozuowen.com/article-95-196661-0.html
文章标签:老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