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to作文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母亲与舞台

时间: 2019-05-16 | 作者:杜志平 | 来源: to作文 | 编辑: admin | 阅读: 433次

  母亲与舞台

  ■杜志平

  我的母亲只读过两年小学,而今,已过古稀之年,却一生与舞台结缘。

  据母亲说,虽然小学只读两年,但是有很多时间在与同伴们唱唱跳跳。由于家境原因,后来辍学了。“文革”时期,母亲已二十多岁,我姐已经出生。那时,农村生产大队成立“文化宣传队”(简称文宣队),母亲毫不犹豫报名参加。于是,便经常和队友们一起到处演出。其中,有一名队友是我爸爸的“盟兄弟”。在一次演出的节目中,他扮演“雪花脸”(仙岩一带方言,也叫作“白鼻头儿”),由于节目精彩,人人称赞,从此以后村人便管他叫“雪花脸”。后来,干脆叫“阿脸”了,一直叫到现在。

  我家后面便是山,拾级而上不过三十米处,有一座庙宇,我们称之为“山堂”。“山堂”里搭有戏台,我们小时候那里时常做戏。有时一做便是连续几天几夜,母亲每场必到,还会带上我们兄弟姐妹一起去看。虽然我们看不懂,可是看着那些穿着花花绿绿、进进出出的戏子,还有锣鼓声声琴声阵阵,确实也够热闹。有时,我们还会跑到后台,看着戏子化妆、卸妆。母亲没有正式学过唱戏,到现在,她偶尔还会哼哼越剧或黄梅戏之类,我想,这应该就是当初经常看戏耳濡目染的成果。

  小时候,每逢过年,母亲都会买一些年画过年。而年画的内容,总是离不开《碧玉簪》《西厢记》《五女拜寿》《再生缘》等一些与戏剧有关的图片。然后,美滋滋地将屋子里的各个房间都贴了个遍。花甲过后,母亲开始自学太极。其时,我在杭城读书,母亲交代我买太极光盘。后来天天对着电视自学,居然学会了,再后来还带了徒弟。从此以后,母亲便天天早起到公园里和一帮人一起打太极。近些年来,农村文化礼堂和百姓舞台越建越多,各种演出也接踵而来。凡村里或周边乡镇主办单位邀请母亲她们去表演太极节目,母亲从不拒绝,而且还乐此不疲。母亲七十岁那一年,竟然还去温州参加太极段位赛,真是服了我了!

  近几年,母亲又把年轻时讲过的顺口溜搬上舞台,诸如《人生七言歌》《老贫农劝妻》《小红与小兰》等等。当然,不是原原本本和几十年前一样的内容,母亲会根据当下形势需要,结合农村经济社会迅速发展和村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对原内容进行增减,使其更加贴近现代生活,且具有宣教意义。毕竟已经是七十二岁的老太太了,为了演出的成功,母亲会连续好多天背稿,反复练习,弄得睡眠质量更差了。然而,每当演出结束,听到观众的几声赞美,再加上现在微信的普及,所有的辛劳对母亲来说换来的都是一种满足、愉悦与自豪!

  至今,我仍然不明白,到底农村舞台是为母亲而设,还是母亲为舞台而生?

文章标题: 母亲与舞台
文章地址: http://www.tozuowen.com/article-95-196714-0.html
文章标签:舞台  母亲

[母亲与舞台]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