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to作文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酒楼

时间: 2019-06-20 | 作者:2们 | 来源: to作文 | 编辑: admin | 阅读: 392次

  要说一个镇上最热闹的地方,莫过于妓院、酒楼和赌场。白马镇是这附近最大的镇。和丰酒楼便是白马镇最大的酒楼。可这最大的酒楼今天却只有一位客人。他已在此坐了两个时辰。王驼子也已经盯了他两个时辰。只因为这两个时辰,他吃了三只鸡,五盘菜,桌上的酒却一滴也未少。“先生缘何不饮酒?”“屋外狗在叫”“这…饮酒与狗叫何干?”“我饮不饮酒又与你何干?”夕阳渐斜,已是酉时。“老板,来二斤牛肉,二斤万年红,再来份花生米。”“好嘞,您二位稍等,马上就来”王驼子打量进门的二人,皆负着刀剑,看来也是行走江湖的侠客。“师兄,听闻徐三那厮就在此地。”“这厮也真会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却是害苦了我们兄弟。”“那倒无妨,此地风水倒也不错,你我今次便为武林除了这祸害,师兄,干!”“诶呀,饿啦饿啦,我说老板啊,您这店里有什么不好吃又量大的,便多上一些,但只有一条,酒要好酒,不好不给钱啊”却是一个瘦小干巴的老头闯了进来。老头带着个破斗笠,衣着邋遢,手中提着一条扁担。腰上却挂了个硕大的酒葫芦,看起来很有些年头。“瞧您说的,哪有上不好吃的菜的道理。”王驼子迎上前来,“给您来份葫芦鸡,再来个烧三鲜,辣子蒜羊血,再给您上一壶万年红,您看如何?”“好说好说,有酒便行。”老头径自坐了下来,把扁担靠在一边。看着对面的汉子“我说兄弟啊,老汉走了一天的路,可否先讨杯酒喝”那汉子头也不抬,只顾撕扯着面前的鸡:“请便”。“诶呀,这位兄弟真是大方”老头端起酒壶,只两口便喝光了壶中的酒。“诶呀,好酒好酒,这偏僻地方竟有这等好酒。”“这二位客人也真是够古怪的,一个是坐了一天只吃不喝,另一个却如酒桶一般”王驼子心道。不过这又如何,开店只管赚钱便是,客人爱怎么地随他去。“阁下可是从蜀中来?”老头话唠的紧,在和那汉子搭话。“我从来处来。”“在下却是从蜀中来,不知阁下又去往何处?”老头对这汉子倒真是不依不饶。“自往去处去。”那汉子也不恼,却依旧和老头打着机锋。“您的酒菜,还请慢用”“诶,掌柜的您忙”老头不管菜,倒是先把酒倒了个满。王驼子并不忙,没人点菜,只管坐在柜旁,点上一盘香。香的味道很香,这实在是句废话。另一桌的二人却还在高谈阔论:“就凭师兄这一手松风剑法,这次徐三这恶贼定是难逃一死”“敢问二位所讲这徐三,可是那号称杀人无算十字剑的?”这老头不光好酒,话也挺多“是啊,正是那恶贼,我兄弟二人便是为了追捕他而来。听说就连六扇门第一高手吕乐公也出动了。他武功便是再高,今次也定要葬身于我太行双雄的剑下”答话的正是太行双雄的老二路修远“诶呀,原来您二位便是鼎鼎大名的太行双雄,小老儿虽非江湖人,对二位的大名却也是如雷贯耳。久仰久仰,二位大侠可一定要为民除害啊……”“那是自然,徐三那厮杀了吴家窑十六口人,还糟蹋了人家未满豆蔻的女儿,我二人身为正派人士,自当为民除害。”徐家老大徐修庆对老头这顿马屁很是受用。“是啊,那徐三不光糟蹋了人家女儿,还糟蹋了柳二婶家的老母猪呢。”说话的却是个姑娘,身着黄衫,笑吟吟的走了进来“哦?姑娘所说可是当真?这厮竟然如此禽兽,竟然连畜牲都……”“是啊”那姑娘莞尔一笑“好好一头猪被他烤了,你说他是不是个混蛋,连猪也不放过”路修远眉头一皱,行走江湖难免会有饥困之时,这种顺手牵羊的事自己也做过不少。心上不由有些恼怒。“诶呀,这位大叔好凶啊,我挤这边好了。”说着笑嘻嘻的挤到旁边那一桌。白马镇最大的酒楼,不过两张桌子三间客房而已。月挂枝头,已是戌时“如此说来,徐三这厮倒当真是恶贯满盈,理当凌迟处死。”老头喝的舌头都大了。“那是,他前日里还盗了蜀中唐门五千两黄金,拐了唐门大小姐,现在整个唐门都在追杀他”这姑娘也有些醉了“放心,有我太行双雄,这次徐三那厮定是难逃一死。”陆老二早已趴在了桌子上。手中的剑却握的很紧。路修庆却是死死地盯着对面那个汉子。王驼子却在盯着他。“这位兄台却是滴酒未沾啊。”“我今日不饮酒。”“哦?今日不饮酒?那兄台平日却是好酒之人咯?”“我昨日也饮,明日也饮,只今日不饮。”“这是为何,莫非小店的酒不合客官口味?”王驼子插话道。“有人告诉我,酒自是好酒,却饮不得,饮了这酒,怕是活不长。”那汉子手中还握着半只鸡腿,他已吃了四个时辰,吃了五只半鸡,八盘菜。“这话是谁说的?”王驼子有些恼怒,他的店开了二十年,却是第一次被人如此羞辱。“王二狗说的”“王二狗是谁?,这厮可曾在小店吃过东西?”王驼子恼怒的很。“王二狗是我,我便是王二狗。”这汉子啃光了半只鸡腿,连骨髓也吸了个干干净净。“莫不是酒里有毒?”那姑娘瞪大眼睛看着他。手中的酒杯也掉到桌上。“酒里自是无毒,不光酒里无毒,菜里也没有,而且这菜好吃的紧呢”王二狗咀嚼着未咽下的鸡腿。:“尤其是这烤鸡,简直值五千两黄金”这话若是从醉汉口中说出却也无妨,王二狗却滴酒未沾。“那却缘何饮不得?”王驼子死盯着他,驼背驼的更厉害。“活不长啊活不长,饮了这酒没一个能活到两百岁的”“噗~”“哈哈哈哈”老头和姑娘同时笑出了声。“小老儿我今年七十有五啦,期颐之年已极高寿。又有谁能活到两百岁呢。”黄衫姑娘咂吧咂把嘴:“我看这鸡味道也一般,怎就值五千两黄金?”“我说值五千两,那便一分不多,一分也不少”王二狗擦擦嘴,笑的很是惬意。“这是为何?”老头也很是好奇。“这自然是掌柜的功劳了,除非这店里还有别的……厨子?”“小店没有厨子,不光没有厨子,也没有账房,没有小二,没有跑堂,就连洗碗洗菜的也没有。”王驼子驼的更厉害。“掌柜的贵姓?”王二狗今天实在是高兴,因为他吃了价值五千两的烤鸡,不光吃了,还吃了六只。黄衫姑娘也很高兴,因为她看王二狗很高兴,所以她也很高兴。老头也很高兴,因为他喝到了最醇的万年红,这可比五千两黄金更值五千两黄金。路老二已高兴的醉倒,至于路老大,他便只听到“黄金”二字,也会乐的发疯。能感到很高兴,这本身就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免贵姓王,上老下板”王驼子笑的很深,嘴巴都快咧到耳根。“嗤~”黄衫姑娘实在觉得好笑,哪有人会取名叫“王老板”。如此取名,岂不是可以有一大堆的“张厨子”、“李和尚”……“啊,好巧,您也姓王。当真妙极”王二狗笑的更大声,看起来比吃了值五千两黄金的鸡更高兴。“今日如此高兴,不如再来一只鸡。”“你都吃了六只鸡了,竟然还要”黄衫女子看着王二狗“可真是个饭桶”“好,您稍等,今日的确高兴,这只鸡算我请的”王驼子好像也变得高兴了。不知是因为同姓王高兴,还是因为王二狗是饭桶高兴,还是一口气卖七只鸡高兴。“那可真是多谢掌柜,不过……”王二狗站起身来“这鸡不如我自己去取。能挑只大的。”王驼子的背变得更驼,好似虾米一般:“好――”好字还未说完,“咻”的一声,一道青光闪过。“好厉害的暗器”王二狗笑着看着自己的右手,食指中指之间,却是夹着一支二寸余长的短箭。“紧背低头花装弩,阁下未免阴毒了一些。”“好俊的手法”路修庆不由的赞叹一声“只是在下行走江湖多年,却未听过王兄大名。”老头醉眼朦胧的打了个嗝:“只怕这位兄弟并不姓王。”二狗呵呵一笑:“不错,我的确不姓王,也不姓李,更不姓张,不过我却与这掌柜同姓。”黄衫姑娘看看二狗,又看看王驼子,挠挠头道:“哎呀,这掌柜明明姓王的,你既不姓王,又如何与这掌柜同姓?你若姓王?怎的又说自己不姓王?这实在是颠倒之极。”“那兄台到底姓氏为何?”路修庆也很是迷糊。“我自是姓徐”二狗右手一扬,那短箭便钉在梁上“排行老三。”“你便是徐三,那杀人无算十字剑”陆修庆把手中的剑握的更紧。眼睛也睁的更大。“我是徐三不错,不过徐三未必就杀人无算,杀人无算的也未必就是徐三。这世间叫徐三的成百上千,怎么偏偏我就是杀人无算?你说对吗?徐三?”徐三笑着看着王驼子。“哈哈哈哈哈,这实在是好笑之极”王驼子不由的大笑起来。王驼子本不姓王,也不是驼背。驼背不过是因为背上的暗器“紧背低头花装弩”。“没错,我就是徐三,杀人无算十字剑的徐三。”“驼子”徐三现在是真的很高兴:“那又如何,什么太行双雄,不过是废物而已。什么狗屁吕乐公,不也是追你不追我!哈哈哈哈哈~”“你是高兴了,我可高兴不起来啊”徐三叹了一口气:“杀人的是你,烤猪的是我,偷黄金的人是你…”徐三看了黄衫姑娘一眼“拐走唐家大小姐唐婉儿的……倒真的是我。”那黄衫姑娘又羞又恼,不由的踢了徐三一脚。因为她就是唐婉儿。“不过是恰巧同名同姓而已,结果人家把你的账一股脑的都算到了我的头上。作恶的是你背锅的却都是我,我被人从蜀中追杀千里至此,你倒是抱着五千两黄金在这里逍遥快活”徐三捂着自己的脸:“哎呀,我怎么这么命苦啊~~”“驼子”徐三站起身来:“阁下的锅不也在我身上?我又何曾糟蹋人家女儿?”徐三哑然道:“我也不曾。想来怕是别人作恶,却栽在了‘徐三’的头上。”“驼子”徐三眨巴眨巴眼:“既已背了我这锅,那么就请阁下继续背下去吧。只要阁下一死,杀人无算十字剑也就死了。在下便可以找个地方,改头换面,做个富贵乡绅,岂不美哉?”徐三幽怨的看着“驼子”徐三:“看来我是非死不可了?”“驼子”徐三幽幽的看着徐三:“非死不可。”“就不能不死?”“不能。”“驼子”徐三摇摇头道:“不光阁下要死,在座的诸位也都要死。”“我太行双雄在此,恶贼休要猖狂。”陆修庆拔剑便想上,看了看醉倒在地的路修远,突然四肢一阵发软。却是中了毒。“哈哈哈哈,什么六扇门第一高手,‘酒仙’吕乐公,什么狗屁双雄,不都得倒在我这‘清风烈酒’之下!”酒本是无毒的,香也是无毒的,两者混合到一起,却成了剧毒的“清风烈酒”。“老夫当了半辈子差,缉拿恶贼无数,没想到却在此湿了鞋。”这醉鬼老头原来便是那六扇门第一高手“酒仙”吕乐公。:“那丢失的黄金在哪里?”“自然是在阎王殿,在下马上便送诸位去那里。”“驼子”徐三今天实在是高兴的不得了:“到时候每年清明中元都会有金银送给诸位的。”“唉”唐婉儿鼓着嘴拉扯着徐三的衣袖:“你说的果然不错,喝了这酒果然活不长,岂止活不到两百岁,怕是连二十岁都活不到。”徐三笑着看着她:“你今年多大?”“十九岁半。”“你便不能解了这毒?”“不能”唐婉儿气呼呼的说“这毒没有解药,要等四个时辰之后方可失效。”“那可真是糟糕”徐三也不由的叹了口气:“四个时辰,够死一百遍了”“岂止是一百遍,简直够死一千遍一万遍了。”“驼子”徐三抿着嘴角:“那倒不会,诸位只会死一遍。”唐婉儿眼角有泪珠滴下来:“可我一遍都不想死。”徐三拍拍她的肩,淡淡的道:“那便不死吧。”辰时,天明,日出。一阵风拂过,酒旗猎猎作响。和丰酒楼满地烤鸡,一具尸体躺在柜前,两个身影坐在屋顶上。“枯坐四个时辰实在是一件很痛苦的事”“还有更痛苦的”“是什么?”唐婉儿很是好奇。“陪你枯坐四个时辰。”“哼~”“这万年红果然是好酒,值五百两。”徐三拎着酒壶,一饮而尽。“那你昨天可是一滴也没碰。”“我若是碰了,你还有二十岁生辰过吗?”“那可真是多谢徐大侠救命之恩呢,小女子无以为报,只好…打你一顿。”说着便一顿乱拳锤在徐三身上:“不过他竟然把黄金藏在鸡腹之中,难怪你说那烤鸡值五千两。”“现在那烤鸡与我而言只值三枚铜钱。”徐三揉揉被打痛的臂膀。“为什么,便是一只普通的烤鸡,怕是也得二钱银子吧”徐三轻飘飘的从屋顶跃下:“你若连吃六只烤鸡,你也会想要三文钱去买草纸出恭的。”

文章标题: 酒楼
文章地址: http://www.tozuowen.com/article-95-199249-0.html
文章标签:酒楼

[酒楼]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