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to作文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向南

时间: 2019-07-10 | 作者:7们 | 来源: to作文 | 编辑: admin | 阅读: 100次

  李向楠捏了捏眉心,再瞄一眼手机,不知不觉,竟又忙到晚上十点多了。这才惊觉晚饭还没吃,肚子有点饿。去吃点什么好呢?他伸了个懒腰 ,从宽大的办公桌后起身,准备约上好友去吃夜宵。正在此时,电话响了,却原来是好友林海打来的。      “向楠,在哪呢?过来喝小酒。” 电话那端除了林海兴奋的声音,还夹杂着音乐声。        “刚忙完,准备下班了。正想约你吃宵夜呢,没想到你就打来电话了。” 李向楠忙了一天,依然精神抖擞,爽朗的笑声透过电波传递到电话的另一端。      “哈哈,那咱们可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赶紧过来今生缘KTV吧。”此刻,林海正和几个厂里比较要好的同事小聚。年纪轻轻的他刚从副厂长提升为厂长,正是春风得意时,第一时间就想把好消息分享给好朋友。          李向楠到达包厢的时候,大家玩得正嗨。唱歌的,敬酒的,玩骰子的,没有一个人留意到包厢中又出现了一个新人。当然,林海除外。他赶紧把好朋友拉到自己身边坐下:“来来来,走一个。”遂举杯一饮而尽。李向楠扫了好友一眼:“看起来,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升了?”林海只是微微笑,又给自己倒了杯酒:“在你李总眼里,不过踏上半个台阶而已。来来来,给你介绍一下几个同事。”        李向楠抬眼环视了一圈,被一个正在唱歌的女生吸引住了。那女生瓜子脸,丹凤眼,一边唱歌一边扭着小蛮腰和同伴互动,娇小的身体里似乎蕴藏着蓬勃的能量,仿佛要把所有的情感都通过歌声和动作宣泄出来。而诡异的是,在动感十足的音乐声中,在明媚的笑容里,他居然感到了一丝丝的悲伤?        “她是?”李向楠看向林海,又转向那女生,斟满了一杯酒,准备起身过去敬酒。        “哦,你说张一璐呀?她是我们厂里的文秘,不仅文章写得好,字写得好,歌唱得好,口才更是一流哦!”林海的语气里,是对张一璐满满的欣赏。        “一路歌声一路微笑的一路么?很贴切的名字啊!”李向楠的唇角勾起了笑容,咀嚼着这个名字,似乎有股清风拂过心田,很是舒适。        “不,是被明月兮佩宝璐的璐。”林海解释。这可是一块货真价实的宝玉啊!        一曲歌罢,李向楠举起酒杯走向张一璐。      “张秘书歌唱的真好。敬你一杯。”          “你是?”张一璐看向眼前出现的清朗帅气的年轻男子。他端着酒杯,微笑着站在她面前,璀璨的双眸里倒映着闪烁的霓虹灯,似乎有一股漩涡要把人吸进眼底。不过,男人这种生物么,最是表里不一了。可别轻易被迷惑了。        “哦,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们林厂长的朋友李向楠。”张一璐正准备礼貌客套几句,林海走了过来:“一璐,这是我朋友李向楠,本色石材有限公司的老总。”        “哦,原来是本色老总,久仰大名。李总叫我一璐就好。”张一璐听过本色有限公司的故事。原本那只是本镇一家不起眼的小小石材厂,但在年轻有为的李总带领下,不过短短几年时间,就从乡镇走向全国,然后成立公司并上市。李向楠是一个真正胸怀大志年轻有为的人。没想到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总竟这么年轻,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一璐,那你也别李总李总的喊我了,多见外。你就喊我向楠吧。”        “好的,李总。”张一璐看了眼李向楠,笑嘻嘻地应着,心里却想:“向楠,多亲密的称呼啊。才第一次见面呢,怎么能直呼其名。不过名字却挺好听的。向楠向南,应该很温暖。”        “我当然是温暖的。你的名字也很好听呀。这么好听的两个名字,不如加个微信?”李向楠冲着张一璐扬了扬手机。        张一璐微微愣了下,难道刚才自己把心里想的给说出来了?果然是喝多了!看了看面前的手机,心想,不就是加个微信嘛,有什么呢!双方互加了微信,张一璐却没看到李向楠的唇角上扬的弧度越发深了些。        “一璐,一起唱首歌?”李向楠邀请。            “好啊,李总要唱什么歌?”张一璐答应得很是爽快。没有什么歌是她不会唱的。老歌新歌,男声女声,能唱会说,这也是朋友们平时爱叫她出来唱歌的原因,决不会冷场。        “《成都》?”        “好。”          “陈洁,帮忙点首《成都》。”张一璐喊坐在吧台前的好友。陈洁五音不全,不爱唱歌,所以更愿意为大家服务,然后听听好友们唱歌。谁说到KTV一定要唱歌呢?听歌其实也是一种享受。        音乐声响起。低沉的男声和温和的女声和着音乐,萦绕在大家耳畔:“…分别总是在九月,回忆是思念的愁…”唱着唱着,张一璐的声音不由有些低落。分别总是在九月…多么痛的分别啊!她想起了那个让她失望透顶的男人……                    (二)一璐的故事        张一璐和老王之间并没有惊天动地的爱情故事。两人是高中同学,平时相处的也挺好,结婚的年龄到了,双方父母都挺满意,也就顺理成章地结婚了。结婚后第二年,一璐就给老王家添了个大胖小子,公公婆婆自然是乐得合不拢嘴。一璐平时除了上班就是在家照顾孩子。由于有公公婆婆的帮忙,老王的角色也变得可有可无了。生活就在这种忙碌的节奏中波澜不惊地缓缓进行着。老王似乎也更加忙碌了起来。        去年二月,她就发现丈夫老王加班的频率明显高了些,有时候接电话也有意避着她,对她也很是冷淡。出于一个女性的敏感,她觉得老王身上肯定有事。在一个老王喝醉酒的夜里,她悄悄拿起老王的手机。或许,是平时她表现的太若无其事,也从不去碰老王的手机,老王对她毫不设防,因此手机密码一试居然就打开了。果然,手机里藏着秘密!她点开微信的时候,看到一个叫ai云的微信名被置顶。里面的微信聊天内容让她触目惊心。那些溺死人的嘘寒问暖的情话一句句针一样扎进她的心里。她颤抖着手继续往上翻,居然发现他们有了孩子,正商量着怎么去拿掉的事情!而前天,就在前天,他居然还替这个女人的孩子庆祝生日,却没空陪自己的孩子去游乐园玩!她深吸一口气,看了看身旁这个呼噜震天响的男人。为人父为人夫的男人啊,怎么可以这样?!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没发现,还可以浑浑噩噩凑合过下去,发现了,怎么能容忍?怎么能容忍?怪不得这一两年对自己很是冷淡,对孩子不管不顾,却原来有了这么一个女人。她的心沉到了谷底。她又试着找自己的微信名和通讯录里的名字,却发现,只是一个手机号而已。不是老婆的备注,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她自嘲地笑了笑。要吵吗?要闹吗?有用吗?这个男人,还有必要跟他生活在一起吗?        第二天,她冷静地向老王提出协议离婚的事情,谁知道老王居然不同意。“咱们离婚了,孩子怎么办?”老王说。她简直要为老王的厚脸皮点赞了,就这种行为,还有脸去担心离异家庭对孩子的影响?既然不同意协议,那就起诉吧。        一璐向法院提起了起诉。经过一番折腾,终于孩子的抚养权归了自己。但因为夫妻俩和公婆一起住,没有自己的房子,一璐也拿不到多少钱,因此离婚后一璐就带着孩子住回了工厂宿舍。原定的每年一次外出旅行的计划由于经济原因也搁浅了。原本,今年是想去成都走一走的。            (三)怜惜        李向楠发现张一璐的情绪有点不大对,连忙端起酒杯:“一璐,唱的真好听,合作愉快!”        张一璐这才回过神来,把那些糟心的记忆抛到脑后,“有李总带着唱,自然是好听,总不能比李总差呀。”说完,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回座后,张一璐又主动和大家喝了一圈。其实,平时张一璐喝酒很是保守,很少主动一杯一杯去敬别人,但今夜,由于回忆导致的情绪低落,她不由多喝了一些酒。        酒精总会让人的语言功能更加活跃。比如此刻,已经有点蒙的张一璐正开始絮絮叨叨天南地北地扯。李向楠看着张一璐一杯一杯地喝酒,看着她偶尔的失神,看着她强颜欢笑天马行空地聊,一种叫做悲伤和怜惜的情绪在心底缓缓蔓延。只是,作为第一次见面的朋友——暂且称之为朋友吧,他也只能默默地看,默默地陪她喝酒,听她聊天。此刻,他又能做什么呢?        直到午夜,几人方才离场各自回家。平时极少喝那么多酒的张一璐今晚放开喝,好友陈洁便不敢多喝。总有一人得保持清醒,不是吗?人生难得几回醉,想醉时就能醉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一璐,过得太不容易了。只是,清醒的她也看到李向楠对一璐不一样的热情。男人的心,靠得住吗?        张一璐也在想,男人的心,靠的住吗?男人的话,可听可信?想想老王,当初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他对她也是呵护备至的;可是后来呢?从某个角度上来讲,他是爱过她的;可是此刻,他也正在把那个女的放在心尖尖上吧?所以男人啊,为什么要信男人那张嘴?为什么要把大好年华绑在一个男人身上?她自嘲地笑笑,一个人,不是应该可以过的更好吗?离开那种口是心非朝三暮四的生物,自己应该过得刚好才对!        张一璐深吸一口气,稳住自己有点摇晃的脚步,快速往宿舍方向走。陈洁不放心地看了看好友,又看了看林海,小心翼翼地问:“林厂长,一璐和你一起回宿舍,没问题吧?”林海和张一璐都住工厂宿舍。只是张一璐是长住,林海只是偶尔休息用。林海看起来挺清醒的样子,陈洁要先回家,只能让同路的厂长和好友同行。        “太迟了,你先回家吧。我没喝多,一璐也没醉,没事的。”看着林海清亮的眼,陈洁突然有种冲动,陪他们一起走回宿舍吧?哪怕只是短短的十几分钟。不过,理智终究战胜了情感。    “好的,那你们俩慢走,我先回家了。”陈洁目送他们在视线中消失,才转身回家。        突然,张一璐一个趔趄,林海赶紧抓住她的手:“来,挽着我的手走。” 这手小小的,暖暖的,让他舍不得放开。        “为什么要挽着你的手?我自己能走。”张一璐歪着脑袋问,带着醉意的眼睛有点迷迷蒙蒙。         因为我喜欢你。我想让你挽着我。林海差点说出口。是的,他喜欢这个坚强能干的女孩子。工作上,她勤勤恳恳,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性格上,她爽朗大方,总是未语先笑,能说会唱又幽默风趣。他,喜欢跟一璐待在一起,那是一种让人如沐春风的舒服,让人充满了激情和力量!但是他知道,有些话不能随便说出口。他是厂长,他得以身作则,不仅在对待工作上,更是在对待男女感情上,作为一个已婚男士,决不能给人留下话柄,决不能影响自己的家庭。妻子那么爱自己,女儿那么乖巧懂事,他怎么能心生二心去喜欢别人?可是,这颗嘭嘭跳的心啊,骗得了别人,骗得了自己吗?         “挽着我就不会摔倒呀。”林海定了定神,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不,我自己能走,不会摔倒的!”张一璐从林海手中抽出自己的手,稳稳地,慢慢地,一步一步走回自己的宿舍。她瘦弱而坚强的背影深深地刻在林海心灵深处,只是无人知晓。                  (四)升温        李向楠自从那晚见过张一璐后,心里就总是牵挂着这个柔弱又坚强的女孩子,脑海里也总是回荡着她的一颦一笑。“我一定是中毒了。一种叫做张一璐的毒。”他想。        还好加了一璐微信。他又想,庆幸当晚自己的举动。于是每天忙完工作后,抽空与一璐闲聊几句成为他生活的常态。虽然他们的聊天并不在同一个时间段上——有的时候一璐没空,有的时候他自己没空,总是不能及时回复,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交流。有的时候,李向楠为了见张一璐一面,干脆约了林海,让林海约上张一璐。当然,为了避免尴尬和不自在,张一璐又约上好友陈洁。四个人的友情在吃吃喝喝中不断升华。当然,后来的相聚,李向楠就不需要再通过林海相约了。        无论哪种感情,总是需要联络的。在越来越频繁的相聚中,李向楠和张一璐也越发熟悉起来,聊天的话题也更广了。他知道一璐现在不仅负担着孩子高昂的学费——张一璐的孩子在一所私立幼儿园上学,每个学期的学费和每个月的生活费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为了能贴补家用,张一璐还去外面的一家补习机构做兼职。每天忙完工作后,一璐还得赶回娘家看看自己的父母。她的母亲有点老年痴呆的征兆,得有人时时照看着,她担心年迈的父亲太过辛苦…        “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一定要记得跟我说。只要你需要,我一直都在。”看着张一璐辛苦地忙碌着却依然那么热情爽朗阳光向上,李向楠忍不住一阵心疼。他不止一次跟张一璐提过这话。然而张一璐从未开口向他求助。这个坚强的女人,为什么就不能停下来,往他身上靠一靠呢?他很愿意,也很乐意的。虽然他给不了她家庭的温暖,但物质上和生活上甚至感情上的需求,他是可以毫无保留付出的。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有次李向楠送张一璐回家的路上,趁着酒意,张一璐问李向楠。        “我也说不清楚。从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想对你好,只想对你好,想着应该照顾你。”李向楠的目光灼灼,他恨不得把一璐搂进怀里,揉进骨血里,和自己融为一体才好。然而他却不敢唐突。他怕有一个不恰当的举动,张一璐就离他远去,再也不理他了。是的,但凡涉及到感情的话题,张一璐就避而不谈,甚至好几天都不理他。权衡再三,李向楠知道自己的位置只能是朋友。这些话,他平时也是不敢说的。只是一璐这么问了,他就顺着自己的心意说了。应该没关系吧?他忐忑地想。其实不说那些话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只要尽我所能对她好就可以了。李向楠默默地想着。        “你这样把精力放在工作上,天天加班,天天那么迟回家,家里人不会有意见?”沉默了一会儿,一璐继续问他。        “我习惯了这种生活状态,家里人也已经习惯了。”想了想,李向楠继续说,“其实,我和她已经分居好多年了。我和她,现在没有感情,只是因为孩子的关系,我们才维持着这个家庭。对孩子来说,她是一个好妈妈。孩子需要和妈妈在一起。”          “呵呵”。张一璐低低笑了起来。她知道,李向楠对她是极好的。只要她有事,他会放下手上的工作随叫随到;出差回来,他会特地给她带上一份礼物;平时聊天,她不喜欢的话题他从来不涉及。若说一个男人接触一个女人有企图,可认识这么久,他的言行举止从来都是发乎情止乎礼。她不是一个没心没肝没肺的女人,她心里知道,谁是真的对她好。不可否认,他是一个优秀的工作狂,一个有为的公司老总,一个掏心掏肺对她好的朋友,可是,那又如何呢?他还是一个家庭的支柱,两个孩子的父亲,一个女人法律上的丈夫。她怎么能承受这样一个有妇之夫沉甸甸的情感?她又想起了老王。不管怎么说,她不能让李向楠成为像老王那样的人,她也决不允许自己变成别人家庭的导火索。可是,她又贪恋这种温暖,真是好为难啊!        昏暗的路灯下,张一璐停住脚步。她的睫毛又长又翘,在灯光的照射下,在脸上投出明明灭灭的影子。她的眼神有些迷茫,是想说什么来着?           “我,可以抱抱你吗?”李向楠忍不住开口,声音轻轻的,似乎怕打碎了这宁静的夜。        张一璐抬头看他。他的心思,他的小心翼翼在一璐眼里无所遁形。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只有几秒钟,又仿佛过了几个世纪,张一璐迷茫的眼神顿时变得清明。她突然噗嗤一笑,拍了拍李向楠的手臂:“你看到哪一对好朋友搂搂抱抱的?那像什么样!我快到家啦,你也早点回家休息吧!”        李向楠怔怔望着张一璐的身影拐进工厂宿舍大门,心里怅然若失。继而又想:能陪在她身边就好,管他什么身份呢!      (五)远行        由于工厂竞争激烈且石材资源越来越少,李向楠为了寻求更大的发展,决定离开小镇去开发更大的市场。        临行前,他约了张一璐。        “一璐,我得离开一阵子。可能短期内不会回来。如果有需要帮忙的,记得找林海陈洁他们。”          “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你就好好工作,一路顺风心想事成哦!”          其实,在我眼里,你就是需要我照顾的小女孩呀!如果可以,真想一直陪在你身边。有空的时候,偶尔见个面,带你游山玩水吃遍天下美食,多美好…李向楠深深凝视着一璐,藏了许多话没说出口。有些感情不能说出口,有些感情无需说出口。        离开小镇的那天,下起了雨。CD里传来音乐:“我想和你一起仰望那片星空,你是否和我看同一片天空…我离开,一路向南奔跑…”        “不管离得多远,我们仍然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呢!”李向楠一踩油门,向着南方,越开越远…

文章标题: 向南
文章地址: http://www.tozuowen.com/article-95-200533-0.html
文章标签:向南

[向南]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