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to作文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星辰

时间: 2019-07-11 | 作者:天来 | 来源: to作文 | 编辑: admin | 阅读: 65次

  如果这是一场游戏,我宁愿这游戏从未停止。喜欢上你,才是游戏结束。(一)那么,游戏结束许凉欢正拿着一根冰棍从陶行知石像面前经过,位于花坛中央的石像上面还刻着字,她一边吃一边轻声念:“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同学,你叫什么名字?”男生声线干净如清泉。许凉欢惊得一下连冰棒都给掉地上了,来不及回答她就蹲在地上为那根迅速融化的冰棒默哀,“呀,真可惜。”那男生默默抽搐了一下嘴角,大声喊了一句,“同学,我喜欢你。”说完,男生头也不回连忙跑的连影子都看不见了。许凉欢淡定地站在那里,听着对面二楼男生和女生一阵哄笑声便知道这是一场恶作剧,她有点无聊地回到了班上。同桌眼里燃起八卦的欲望,“凉欢,听说校草跟你表白了?”许凉欢清秀的眉动都不动一下,“可能吗?”“我觉得不太可能。”“那不就是了。”“那我听说有人看见他跟你表白。”“估计在玩什么游戏输了的惩罚吧。”许凉欢眉眼清清淡淡地,属于那种古典美女的气质,一开学就被班上的同学们封了个古典美女的称号,只是她本人淡然若素。由于她开学第一考便双语考了个全班第一,加之人也有点冷淡,许多人都跟她有了些距离感,一开始女生们还想跟她成为朋友,在她几次冷淡回应以后再加上她成为班上第一,班上的男生又对许凉欢殷勤备至,许多女生莫名的嫉妒心便熊熊燃烧,表面上客客气气,背地里使劲诋毁。许凉欢从小就没什么朋友,倒是也没太放在心上。许凉欢再次见到那个男生是在班主任的办公室里,据说班主任管着高一11班和高一33班,又是两栋楼的距离,每次班主任拖着那肥胖的身体像是一只加菲猫一样从1号楼踱步到2号楼。许凉欢上次没看清这男生长相,只是从同桌嘴里听到这男声长得天怒人怨的。“喂,你不认识我了?”许凉欢刚奉班主任的命令进了办公室监督逃学的学生做500个俯卧撑,就迎头听到那清冽的嗓音。许凉欢抬头打量了一眼,的确是长得挺人模狗样的。白净的脸,高高的鼻梁,发梢稍微有些长盖住了眼睛却也遮不住他那双神采飞扬的双眸,正在试图跟许凉欢套近乎。“不认识。”许凉欢是一贯的冷淡。那男生也没气馁,璀璨的眸光微微转动,“我叫张辰宿,辰宿列张的辰宿。”许凉欢眉眼轻抬,“班主任让我来监督你,现在开始吧。”“姐姐,别这么认真嘛。”张辰宿笑的灿烂,慵懒地倚靠在白色的墙体上,蓝白相间地校服松松垮垮套在他身上倒是相得益彰地帅气。“趴下。”许凉欢声音软糯却也有种凛然的气势。“干嘛,姐姐,你想干什么?”张辰宿一脸没正形地样子,惊得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胸,一副别人要侵犯他的模样。“你觉得我想对你做什么?”许凉欢被这人给气笑了。“姐姐,你长得真漂亮,我怕我控制不住想对你做点什么。”张辰宿嬉笑着就上前,帅气地脸在许凉欢的面前无限放大。许凉欢好整以暇抱起了胳膊,等着他慢慢靠近,然后一脚狠狠地踩了上去。张辰宿疼地连瞳孔都放大了,“不是吧,这么狠?”“你再靠近一点。”张辰宿不信邪刚要靠过去,却被许凉欢一个巴掌扇了过来。张辰宿捂着自己半边脸,语气都凝了起来,“动真格的?”“不然还跟你练假把式?”许凉欢抱着胳膊站在那里,人虽不高,气势却不小。张辰宿疼地龇牙咧嘴,却忽然轻笑,“打是亲骂是爱,我知道你是爱上我了对不对?想用这种方式引起我的注意,没错,你已经成功了。”许凉欢冷冷轻嗤了一声,“流氓。”班主任此时正好推门门进来,见张辰宿还在那悠闲地站着,便一脚踹上了张辰宿那小腿处,“你小子站在那里不动干什么?信不信我再给你多加500个俯卧撑?”“别别别,老刘,我这就开始做。”张辰宿一副乖乖就范的样子,立即干净利落地趴下来,笔直有力的双手撑在地上,眼底却一抹狡黠,望着眼前那双笔直白皙的小腿一晃一晃走出了办公室。从那天开始,许凉欢知道了张辰宿这个名字。也从那天开始,张辰宿开始像是一块狗皮膏药一般粘在了许凉欢这个名字上,只要提起张辰宿,就知道许凉欢。全校都知道张辰宿在追许凉欢,这两个名字一时间在整个校园里名声大噪。可许凉欢从来就不敢贪恋这样的美好,任何美好的事物都与她无关。张辰宿每天早上给她买了早餐,放在固定的位置上。许凉欢看到就会送给同桌吃,同桌都已经被喂胖了一圈可以媲美橘猫了,肉都已经一圈又一圈,可是同桌还是吃的乐此不疲,美名其曰这是校草亲送的早餐不吃白不吃。每天中午张辰宿都会过来不声不响等许凉欢一起去吃午饭,可是许凉欢每次都雷打不动地在位置上一坐就是半个小时。就在其他人以为像校草这种级别的男生心高气傲的没几天估计就跑了,可是张辰宿却一天又一天的来,哪怕等上半个小时可能等不到许凉欢跟他一起吃午饭还是愿意等。如此过了两个月。从短袖短裤开始到长袖长裤衬衫。高一(11)班一个叫莫世丽的女孩子见到张辰宿站在窗户口笑吟吟地等着许凉欢去吃午饭,心疼自己喜欢的人这么热脸贴冷屁股贴了这么久还没一点回应,冷怒着一张脸来到许凉欢的桌子旁边,将她桌子上的卷子习题一下给撕了个粉碎。许凉欢还是那样寂静的眉眼望着眼前怒火燃燃的莫世丽,她不想去计较。张辰宿却突然从窗户里一下跳了进去,一把扯住了莫世丽的衣领,脸色阴鸷冷酷,“你丫的干什么呢?当着我的面欺负我的人呢?”“张辰宿,你就是一个傻子!”莫世丽咬牙怒道。“我甘愿当傻子你管得着吗?不知道许凉欢是我张辰宿罩着的人吗?你给我现在立刻给她道歉!”许凉欢看见少年那张布满狠厉阴鸷的脸,她还从来没看到过他这样生气,连一向清朗的面容都变得可怖。莫世丽一脸不甘心却还是低着头,“对不起。”许凉欢没说什么,只是对着张辰宿道:“不是去吃饭吗?”张辰宿这才放过了莫世丽,转而一脸喜悦,温暖阳光仿佛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好啊,你想吃什么?”“再看吧。”许凉欢和张辰宿双双出了教室,莫世丽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走到一棵香樟树底下,一层层落叶堆积在道上,香樟树上的香籽落了下来,一踩一个响,许凉欢踩得一脸高兴,像是一个孩子那般调皮。张辰宿不由得看呆了,“被人撕了习题还这么高兴?”许凉欢收敛了嘴角的笑意,缓缓地抬起头来望着面前这张青春稚嫩却英俊帅气的脸庞,“说吧,这又是什么游戏?”“什么什么游戏?”张辰宿莫名其妙地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第一次,是在陶行知石像面前。”“哦,那个是跟同学大冒险。”张辰宿很快坦白道。“那这一次呢,大冒险时间需要这么长吗?”许凉欢眼睛也不眨,那双清凉的明眸直直望向他。“你觉得是游戏吗?”张辰宿声音忽然有了一丝涩然。“不然我会以为是什么?”许凉欢一向清冷自持,又怎会被眼前少年小小的伎俩给迷惑失去了心智。“以为你真的喜欢我,校草喜欢我?我从来没做过这样的梦!”许凉欢一连声地质问,一连声地否定所有。“你没有一点点喜欢我吗?”张辰宿很艰难地问。许凉欢摇头,舔了舔干裂的唇畔,“没有。”“那你为什么去看我打篮球?”张辰宿弥留一丝希望。“那是你拉着我去的。”许凉欢寂静的眸子里有着张辰宿落寞的倒影。张辰宿很失望,眼角一丝黯然,“那么,游戏结束。”他转身就走,带着他的骄傲,干净洒脱。许凉欢呆呆地站在香樟树下很久很久,直到肩膀上,脚底下落满了香樟树籽,微风吹过,满腔都是涩然。她眼角红了红,却还是没有上前去拦住那个高大帅气的身影,任凭他越走越远。(二)谢谢你成为我黑暗时光里的星辰许凉欢大多数时间都是住校,一周回一趟家。妈妈正在那里缝缝补补,看见许凉欢回来便满脸愁苦地叹了一声气,“当初要不是你爸爸追的紧,我又怎么会嫁给他活这种穷命呢?”许凉欢浑身一僵,熟悉的论调,熟悉的埋怨,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妈,我考了全班第一。”“全班第一又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钱花。”妈妈的语气变成苦涩的叹息。许凉欢不想再继续待着,“妈,有没有生活费?”“生活费?你问你爸去,问他有没有,我是一毛钱都没有哦。”许凉欢一开始的希望都逐渐烧成了灰烬,一点点随风消逝。“那,爸爸在哪儿呢?”“他?估计又死在哪个角落里赌钱去了。”许凉欢背着书包转身就去了赌场,这家赌场是整个市区最大最热闹的,据说是一个有钱人开在这里打发时间。可却并不是穷人该来消遣的地方。许凉欢一进这样的赌场,就被里面乌烟瘴气的味道给呛着了,她憋着气咳嗽了两声,找了大半个场子才终于找到了那个在人群之中吆喝地正厉害的许茂。年轻时候的许茂也正如他名字那般貌比潘安,多少女子都前赴后继想要嫁给他,可他却最终看中了许凉欢的母亲。许凉欢挤了进去,扯了扯许茂的衣袖,“爸。”许茂回头看见女儿也没有多少怜惜,反而一脸不耐烦,“你怎么就回来了?”“我来拿生活费。”许凉欢声音有点冷寂。许茂皱了皱眉头,旁边的人却起哄了起来。“许茂,你什么时候还有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啊?要不然把你女儿换了当赌资啊。”一个满口黄牙的男人一脸垂涎。许凉欢藏在长袖底下的拳头微微握紧,背脊僵硬笔直。许茂迷了心窍,“欢欢啊,要不然你嫁给他,以后他能给你生活费还能给你上学。”许凉欢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想要逃离这里,却猛不丁被那黄牙男人给拉住了。“小姑娘往哪儿跑呢?”许凉欢尖叫了起来,“你干什么?”“干什么,你爸爸欠了我多少钱,卖了你也不够还的。”黄牙满脸狰狞起来。许凉欢不停地喊着爸爸,可是没有一个人理会。她想要挣脱,却被更多的人给围住了。她绝望地想着要不然就这么死了算了吧,一个熟悉的身影忽然蹿了出来,往那黄牙男人身上踹上去就是一脚。张辰宿拉着许凉欢就没命的跑,两个人穿过了秋天的长街,秋天的巷弄,最终在一个繁华的中心街道停了下来。许凉欢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靠着广告牌的时候看到张辰宿跑的满脸通红的俊脸,她拿了一块碎花手帕给他擦了擦汗。踮起脚尖,她甚至能闻到他身上的汗味,可她却觉得分外安心。“你怎么会出现在那儿?”许凉欢问他。张辰宿有点不太自在的摸了摸脖子,“我就碰巧在那里找个人。”其实他不敢说其实他跟着她回家了,又看到她去了赌场一时好奇便也跟着去了,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他有些迟疑的开口,“那个人是你父亲吗?”许凉欢黯然地点头,只觉得心底里最隐秘的难堪都已经暴露出来。“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许凉欢摇了摇头,脚底下踢踏着石子,低着头看不清楚神色,“你说人生来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呢?”张辰宿不知道说什么,他的家里父母都是高知,在他人生的底色里都是明朗干净,温暖和爱。“许凉欢,你是不是很难过?”许凉欢忽然抬起一张清寂的脸,眸光有片刻怔忡,“没有。”“许凉欢,你还回家吗?”张辰宿不放心地跟在她的后头,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此时华灯初上,城市的灯火照不暖她胸膛里这颗冰冷已久的心脏。许凉欢有些落魄地回家,摁响了门铃声。是徐春丽开的门。“妈。”许凉欢嗓子哑了哑。徐春丽给她使眼色让她赶紧走。许凉欢注意到从客厅里出来的那个影子赶紧跑,却被许茂给拉住了,许茂鼻青脸肿的样子扯住了许凉欢的胳膊。“你个赔钱玩意儿,今天害得我被那群人揍。”许茂一个巴掌就落在了许凉欢的右脸上。徐春丽哭闹了起来,“哎哟,这是造的什么捏哟,欢欢你赶紧跑,跑的越远越好。”许凉欢得到了徐春丽的帮忙,撒丫子就往楼下跑。一轮明月照在头顶,却照不清她前方的路。许凉欢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张辰宿双手插在裤兜里仰头望着那轮明月,看到许凉欢便连忙跑过去,清晰地看到红色的巴掌印。“谁打的?”他声音冷了冷。许凉欢不吭声。“你爸?”许凉欢忽然豆大的眼泪掉了下来。这是张辰宿第一次看见她哭,他心慌地一把将她拉进了怀里,“别哭,有我在。”许凉欢一头发丝散乱,黑发如瀑布般披散在肩头,眼睛哭得肿的像是核桃。“跟我走。”张辰宿拉着她就往前面走。这条巷子很黑很黑,有淡淡的月光洒落了下来,头顶上的星星很亮很亮。这条漆黑的长巷仿佛走不到尽头,她被他温暖的手握得紧紧的往前走,侧脸冷峻却又俊美,稍稍透着一缕稚气未脱。“你带我去哪儿?”许凉欢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长巷里回荡着。“去我家。”许凉欢脚步却顿住了,她这才觉得自己满身狼狈,不配站在他身边,妄想将他当做一根溺水的稻草。“张辰宿,你是真的喜欢我吗?”“喜欢。”张辰宿璀璨的双眸里散发出莹亮的光芒来,眼神炽热而又紧张。“那你走吧。”“为什么?”“我不喜欢你。”许凉欢倔强出声,走出了这条阴冷潮湿黑暗的长巷,她望着前方有些迷茫。“可你刚刚分明抱着我哭了。”“张辰宿,谢谢。”谢谢你成为我黑暗时光里的星辰。她转身决绝地上了公交车。“231路开往清水河西。”张辰宿愣愣地望着那辆公交车驶离了自己的视线里,从此隔绝的是两个世界。周一的时候,张辰宿特意从高一(11班)的窗口经过,可是那个熟悉的背影却没有出现在那里。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势必会在她的周身镀出一道金色的光圈,仿佛像是雅典娜女神般隽永。“许凉欢呢?”“她啊,她出国了。”“出国?”张辰宿不相信。“你不信吗,不信去问班主任啊。”张辰宿疯了一般冲向了班主任的办公室,气喘吁吁地拉住了班主任的手,“老刘,11班的许凉欢呢?”“她啊,买了今天最早的一趟航班去日本作为本校交换生留学了。”“去那里不是至少要10几万学费吗?”“是啊,本来之前她还不去,可是突然她妈妈突然来学校找我商量把房子给卖了让她去了日本。”外面滴滴答答下起了雨。张辰宿在雨里走了很久很久,最终坐在香樟树下,仿佛不远处就站着那个正在笑的人,他记得她说过喜欢日本的自由,喜欢日本有最美的樱花和富士山。她说起这些的时候,脸上是柔缓而憧憬的。没人知道一向没皮没脸地张辰宿怎么突然变了个样。他的好兄弟走过来拍了拍张辰宿的肩膀,“辰宿,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那双aj我直接送你了,你别这样。”“滚。”张辰宿冷漠地吐出一个字,脸上都是雨水让他稍显狼狈。(三)“如果这是一场游戏,我宁愿这游戏从未停止。”“许凉欢,喜欢上你,才是游戏结束。”篮球场上再也不见张辰宿的身影,教室里的他正认认真真写作业,从前被许凉欢嘲笑过的字迹现在也练得飘逸潇洒。从高一到高三,他变得逐渐清冷不爱说话,变得也如同当初许凉欢眼睛里的清寂,有人说他开始像许凉欢。他的心里甚至是高兴了一会儿,总有点东西是可以跟许凉欢扯得上关系的了。大学的时候,他的志愿填了日本高校。他明明知道,可能再也遇不见她,可是心底的执念让他想要去看看那个自由的国家,还有美丽的樱花和富士山。母亲把他送到机场的时候忍不住落泪。“辰宿,要是生活费不够了就打电话回来。”说话的是一个很优雅的女人,此时眼眶红了不知几回。“妈,我去看看日本。”看看许凉欢眼里的日本,自由,美丽,浪漫。张辰宿坐上了飞机,在云雾里穿行。飞机在深夜的时候飞过了东京的上空,璀璨绚烂的灯光,东京塔的标志,浅草寺的静美,富士山仿若美人之纤腰,细腻的白,富士山下的樱花是温柔浪漫的,绯粉色一片一片。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可是他的整个胸腔像是填满了一半。大学四年,他学的是经济学,每个月会固定去一趟富士山,可他从没遇见过许凉欢,好像这个名字已经深深刻入了岁月里,只有斑驳的痕迹,却没有了衣香鬓影。毕业以后,他留在了离富士山很近的一个县城就业工作,因为叔叔在这边开公司,他也逐渐开始如鱼得水。在这儿待了6年了,他最终决定去一趟长野县。据说长野县有全日本最美星空阿智村,漫天星星仿佛触手可及,这是许凉欢当年偶然提起过的地方。寒冬腊月,岛国的寒冬越发显得冷而湿。他下榻在了阿智村,傍晚的时候旅店的店主带着整个村的游客们前往缆车,逐渐往缆车的地方靠近。川端康成写雪国说:没有月亮,抬头仰望,漫天星斗,多的令人难以置信。星辰闪闪竞耀,好像以虚幻的速度慢慢坠落下来似的,繁星移近眼前,把夜空越推越远,夜色也越来越深沉了。张辰宿拿起胸前的相机拍了一张,拍立德立即洗出来了一张照片,只是这张照片拍到了对面的缆车,还有一个熟悉的脸庞。他着急的往回看,看到了那张梦见过无数次的脸,就那么堪堪跃入了他的视线里,又逐渐远离,他大声喊:“许凉欢。” 梦里的清秀的脸庞轮廓又逐渐清晰在心底里。  那边缆车的人似乎也有所察觉,两个人的视线交集却又越来越远。张辰宿心跳了起来,焦急地等着缆车到达终点,内心里隐隐地存着一股巨大的感情激流。他不知道她会不会等自己,他买了缆车票很快就上了返程的缆车。世上有那么多人,只有你让我一眼觉得非你不可。快要抵达起点的时候,缆车忽然一阵晃荡,在日本生活了这么多年他知道这是轻微的震感。张辰宿祈祷着震感快点过去,或许是听到了他的祈祷,地震在他下缆车的那一刻开始袭来,地动山摇,山峦已经层次不清,原本清寒静谧的气氛逐渐开始凝重而又紧张起来。 远处有人群在尖叫,惊呼,哭泣……张辰宿心慌地跑到那些已经碎裂倒塌的冰城附近,震感已经消失,他冷的失去了知觉,眼前荒败的景象仿佛可以听到整个地壳伸出响起冰裂声,他听到自己心裂开的声音。“这里面有人吗?”张辰宿慌了一般喊道,目光像是搜寻器一般想要从人群之中看到自己朝思梦想的脸。有日本女人用日文说,“刚刚有个旅行团正在里面休息,现在的话……”接下来的话谁都不敢说。张辰宿像是疯了一般跑到那堆倒塌的建筑物,谁都不敢靠近,有几个年轻力壮的男人过去拉他,不断地用日文跟他说着。“让政府的人过来,这里太危险了。”可是张辰宿徒手掀开了倒塌的建筑物,一块石砖一块石砖的搬掉,他整张脸上神情凝肃冷峻,没人敢再上前。“张辰宿。”这里没人知道他的名字。张辰宿转过头仿佛梦呓一般,“许凉欢?”许凉欢穿着一件米色风衣,扎着马尾辫,缠着碎花丝带,在冰冷的寒风中飘着,清丽的面容有着动容。她安静地站在那里,不是怯懦,相反地,在静谧的夜色衬托下,显得无比勇敢。张辰宿不敢相信,浑身都是脏污,只余下一张俊俏的脸颊在星光下越发好看,他屏住呼吸生怕一呼吸眼前的人就跑了。他紧紧拥抱住了她,眼角一滴清泪滑过脸颊,“许凉欢。”许凉欢却淡淡的笑了,温暖回抱住他,“让你久等。”她仿佛多年前那样掏出一块精致的手帕替他擦干净头上的汗,踮起脚深深地望进了他的眼睛里。政府的人已经过来帮忙救援。张辰宿拉着许凉欢躺在一块空旷的草地上,不敢跑远。“你知道我为什么跟你说会来这里吗?”“因为这里有最好看的星空。”“不是,因为辰宿。”“我?”“你是我生命里最璀璨的星空,我不敢靠近你,只能远远的遥望。”“现在我就在你身边。”“张辰宿,这一次还是游戏吗?”“不是,我等了你9年。”“你知道我许了什么愿望吗?那次在明月山上。”“什么愿望?”“如果这是一场游戏,我宁愿这游戏从未停止。”“许凉欢,喜欢上你,才是游戏结束。”“我爱你。”远处长长的隧道,夜空下忽然下起了雪花,一片白茫茫。张辰宿看着眼前的女孩儿,她有着上扬的嘴角,他紧握着她的手,盯着她秀气的面容看了许久,连山野都变得更加平凡。“9年,真的是一个很久的数字。”“只要最后是你,多久都没关系。”“张辰宿,我也一直在等你。”(四)你连指尖都泛出好看的颜色,我喜欢你的所有在大年30前夕,张辰宿带着许凉欢回到了曾经的母校。两个人牵着手走在昔日的球场上,一圈又一圈,最后坐在了陶行知石像下面。许凉欢忽然问起,她眨了眨眼睛,“张辰宿,你喜欢我什么?”“许凉欢,你连指尖都泛出好看的颜色,我喜欢你的所有。”张辰宿捧着她的唇畔深深的吻了下来。一吻毕,两个人都各自喘息。“张辰宿,你的吻技也太青涩了点吧?”许凉欢扬起一张娇俏的脸蛋,绯红一片。“怎么,你难道试过比我吻技更好的?”张辰宿语气都变了,有点吃醋的表情。许凉欢忽然拉着他往怀里一带,捧着他的唇就开始亲,很快却被张辰宿反客为主,捏着她精致的下巴便直接长驱直入,直到两个人都憋红了一张脸。忽然一阵手电筒的灯光打了过来。老刘站在黑暗里轻咳了两声。张辰宿这才拉着许凉欢正经站了起来,惊讶的看着班主任,“您怎么还在学校里?”老刘脸上忽然一阵欣慰,“你俩这回学校了咋都不跟老师说一声?”张辰宿挠了挠头,手中握着许凉欢的手更紧了,有点紧张,“老刘,我以为你回去过年了。”“去我办公室坐坐吧。”一听到办公室张辰宿就有点犯紧张,纯粹是条件反射。许凉欢捏了捏张辰宿的手掌心示意他别怕。老刘给他们两个人倒了一杯茶,脸上尽然是和蔼可亲。“当年就听说了你们之间的传说,还以为中间是bad ending,没想到你俩最终走到一起了。”老刘有点感慨。“老刘,你不是应该感到欣慰吗?”张辰宿早已经褪去了当年的稚嫩,一张英俊的轮廓更加显得立体。“的确,这小子当年可不赖,以整个年级第一的成绩考去日本的,当初我还说他怎么愿意下苦功夫呢,没想到去日本找你去了,嘿,这小子可真行。”老刘也忍不住的赞赏。张辰宿还从来都没有得到过老刘的夸奖,心里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凉欢,后来你爸爸来学校找你说是想跟你道歉,跟我打听你去日本的事情,不过我没告诉他,就是连张辰宿这小子我也没说。”许凉欢温婉的笑了起来,“刘老师,谢谢您。”“你要是真谢谢我,好好跟张辰宿走下去,张辰宿这小子从前看着是不太行整天就知道胡闹,现在我敢打包票绝对靠谱。”张辰宿冲老刘竖了一个大拇指。许凉欢认真地点头。“以后有空常回来看看。”“会的。”张辰宿和许凉欢异口同声道。从班主任那里出来,两个人走到球场,张辰宿忽然灵机一动。“想不想看我投球?”张辰宿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哪里有球?”“你看着。”张辰宿忽然走向一棵大樟树下,他用旁边的铲子挖了几铲子,已经露出了一个球形了,上面还沾染着泥土。可能是这个球质量太好,竟然过了这么多年还没有腐烂,只是气已经瘪的差不多了。“你怎么在这里藏了一个球?”“你走的那天我就发誓,以后这个球我只打给你一个人看。”张辰宿脸上洋溢着和当年那般真挚的笑容。许凉欢坐在看台上,“那我还坐在这里,和当年一样,只为你一个人喝彩。”“当年你可没为我喝彩过。”“心里。”张辰宿忽然定定地看着她,深情缱绻。“好,我给你表演一个。”张辰宿在篮球场上运球,跃起,一个矫健灵活的弧度。此时夜里的烟花闪烁了起来,和张辰宿的身影刻成了一个剪影,阑珊烟火,唯独他最闪耀。许凉欢偷偷地拍下了这一幕,当做自己手机的屏保。从学校出来,张辰宿带着许凉欢回了家。“许凉欢,当初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回家?”“因为我害怕美好。”“还会有人害怕美好?”“嗯,越是美好,越是害怕失去,患得患失,当初的你于我而言太过于美好了,你的家里也太过于美好,让我觉得我满身狼狈不应该去打搅这样的美好。”“一点也不打搅,许凉欢,你于我而言才是美好。”两个人十指相扣,他们这次出来没有选择开车,而是选择了公交车作为交通工具,当年他们最后一眼分别就是在公交车上。时光仿佛一幕幕回到了从前,唯独不一样的,身边多了一个彼此。这一次,许凉欢没有再胆怯。张辰宿摁响了门铃声。门里走出来一个优雅美丽的妇人,眉眼里漾开了微笑,“你是欢欢吧?”许凉欢也微笑着点点头,“阿姨好。”“诶诶,真是个眉目如画的小丫头,快点进来,外面冷着你。”张辰宿妈妈十分热情地将许凉欢迎了进来。如许凉欢想象过的一样,那么温暖明媚干净的屋子,里面有许许多多花花草草,一盆盆多肉摆放的整齐有序,猫咪趴在窗台上狡黠地跃了下来跑到许凉欢的脚下。张辰宿低下头将猫咪抱着放进了许凉欢的怀里,“它很喜欢你。”许凉欢从来没有接触过小动物,她小心翼翼地将它给抱了起来,顺从地摸了摸它的毛发,它冲着许凉欢温柔地瞄了一声。晚饭吃的很是安静祥和,外面的烟花声不断,里面是张辰宿爸爸看新闻的声音。张辰宿爸爸不断地给许凉欢夹菜,“丫头,多吃点菜,你太瘦了。”许凉欢忽然眼角微酸,她有多少年没有感受过家的感觉了。张辰宿在桌子底下握住了她的手,一只手握着她,一只手吃着饭,眉梢眼角都是得意。吃完饭,张辰宿妈妈拉着许凉欢就进了张辰宿的房间将门给反锁了。张辰宿还想跟过去,却被父亲大人给喊住了。张辰宿妈妈却开始掉眼泪,“孩子,不怕你笑话,我是真高兴辰宿这孩子将你带回来了,要不然这辈子我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吃一顿团圆饭。”许凉欢脸上有点惊慌,“阿姨?”“他从你走的那天开始就不太一样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跟他班主任打听才知道了点,不过好在他学习开始变好,也不再喜欢和人说话了。”许凉欢有点内疚,“都怪我,阿姨,对不起。”“没有谁对不起谁,如今看到你们在一起了我也算是放下心了,这是辰宿他的日记本,你可以看看。”许凉欢点点头,认真的看了起来。张辰宿妈妈和张辰宿爸爸两个人去书房说话去了。整个客厅只剩下了许凉欢和张辰宿。张辰宿看着许凉欢落寞的眼睑,有点紧张道: “怎么了,我妈跟你说了什么?”“对不起,张辰宿。”“什么对不起,你别跟我说对不起,9年前你跟我说一声谢谢人就消失了,这一次你又打算走吗?”许凉欢忽然豆大的泪珠落了下来,那些积攒了9年的泪在这一次汹涌而出,她冲过去抱住了张辰宿,“对不起,对不起,张辰宿,我让你等了这么久。”张辰宿苦笑着回抱住她,“所以,这一次你不会再离开我吧?”“永不。”许凉欢哭得哽咽,“哪怕世界崩塌,我也只会在你身边。”“那拉钩。”张辰宿有点手无足措。许凉欢刚刚还在哭,这一刻却忍不住笑了出来。张辰宿抱着她站在阳台上,看着这世界璀璨的灯火和烟火交错。“你是上天送给我的一亿颗星星。”“所以我才叫星宿,原来是为你准备的啊?”张辰宿夸张的开着玩笑,低头吻了吻她柔软的头发。许凉欢窝在了他的怀里,“9年,我心里只有你,因为没有人比你对我更好。”“谢谢。”张辰宿继续在她的耳边轻轻呢喃:“让我等到了你。”刹那间,万组烟花亮起,照亮了他们的世界。

文章标题: 星辰
文章地址: http://www.tozuowen.com/article-95-200540-0.html
文章标签:星辰

[星辰]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