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to作文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原创小说:工农路二十时辰

时间: 2019-07-11 | 作者:老倪878 | 来源: to作文 | 编辑: admin | 阅读: 32次

  这样的季节委婉而直接,仲夏里透着那么一点虚假的秋高气爽,尽管过了小暑,但是还说不上炎热,温和的夕阳里,含蓄的表达着“轻暖即寒”的道理,忙了一天的刘一峰和景海燕,驾车行驶在下午5点多钟的翔宇大道上,过了亿丰往市区驶来,远远的楼群,总能让人有一种“城市感”,两人聊着聊着,心血来潮的要去钵池山里的“莫西音乐餐吧”,二楼8号桌临水,水边明明是柳,却表现出夏季暧昧的浪,夫妻肺片稍微有点麻,虽然音乐主打怀旧牌,但是对于“70头”的刘一峰和景海燕来说,“心语”“粉红色的回忆”这样的歌曲早已没有了穿透力。这个社会矫情的人本来就不少,适当的回忆是感性,动不动掉到回忆里就是自我安慰了,至少说明现在活的没有以前好。

  刘一峰是南京人,确切地说是南京籍淮安人,“是滴哎”一嘴标志性南京话并不让淮安人讨厌,八年前河海大学毕业后,刘一峰找工作找到了淮安一家国企里,刚到淮安时就认识了在开发区做消防器材生意的景海燕,两人的关系很微妙,彼此相敬如宾却又时常一起参加朋友圈里的一些饭局,朋友圈里,也都知而不言,其实也不存在“知而不言”,这种事不好说,说不好,不说好。不过,大凡一男一女能坐下来,到了两人喝咖啡或者喝酒的程度,加个“微妙”的帽子也不会太过分。事实上,两人清白如清水,一个71年,一个72年,早已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这几年,淮安人的确进步了不少,八卦的人越来越少,喝茶的人越来越多,不管是否真正懂茶,至少能坐下来喝茶了,人们聊天的话题也与十年前的苏南人有点像了,主题大多是“发展与发财”或者“人脉与钱脉”,没有谁会真正关心别人的生活,甚至连“看笑话”的心态都变的平和了很多。

  今天的事并不是很顺利,刘一峰有一个朋友叫芈强,是区住建局的一位科长,股级职务,高配副科,景海燕此次通过刘一峰拜访芈强,就是想初次接触一下,主攻一下“楚州”的消防市场,南船北马,人杰地灵,楚州的消防市场向来竞争激烈,和其他行业一样,这个小圈子看似很大,实则很小,向来没有秘密,消防也好、住建也罢,大家彼此都很熟悉,谁拿下一个大项目,不出三顿饭局,背后的事一定会被人知晓,“钱脉”的套路有很多,感情牌、亲属牌、一把一会牌,什么样的打法都有,不过打来打去,终究有一个人会是主角,地头蛇云集,景海燕这只“强龙”刚起步,就遇到了一个坎。不过,五个小时之后的深夜11点多,景海燕就收到了芈强的一条微信,事情似乎要有转机。

  (6小时后……)

  深夜,一个男人给一个不是很熟悉的女人发微信是件很有风险的事情,除非男的喝多了,或者不够成熟,或者胆大妄为,或者女人是男人心中最心底里的那个人。夜里11点多钟,正躺在床上,用手机看《长安十二时辰》的景海燕,突然收到一条消息,一看,是芈强发来的,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我在市区工农路,方便不方便现在出来吃夜宵”,虽然淮安区和清江浦是两个区,但是老淮安人还是习惯性的把清江浦去称为市区,如果这句话是在饭点的时候问,作为生意人的景海燕会本能的认为,芈强是想让她去买个单,但是这个时点发来这么一条不前不后的消息,着实让景海燕多想了。

  女人创业,尤其是有点姿色的女人创业,难度要比男人大很多,男人成功创业的记忆大多是吃苦和委屈,而对于景海燕这样的女人来说,除了要经历吃苦和委屈这样的必修课以外,还要面对想芈强这样的人,芈强虽然是股级干部,也是人进中年,但是荷尔蒙分泌却极其旺盛,第一次在办公室见到景海燕时,一双凌乱的色眼就不停的在景海燕的罩杯上游离,时不时的还假装很正经,那种欲擒故纵的猥琐,像是农村猪圈旁的狗屎堆,同样是臭,但是臭的自以为与众不同。

  其实,芈强发微信给景海燕的目的也很简单,也算是一种试探,满足一下自己的关于欲望的欲望,工农路的11点,灯火通明,芈强和几个自己管辖范围内的开发商工程技术总监一起在吃第二顿,吃过之后打算去台北不夜城的“国会”唱歌,这种模式也算是芈强的夜晚标准模式,别看芈强的年龄不小了,摇色子、吹红酒、撕纸片…年轻人会玩的游戏,他样样都会。像芈强这样的人,属于典型的十八大后“不收手”的人群,多年形成的习惯已经让他忽略了潜在的风险。

  手机这头的芈强期待着,手机那头的景海燕犹豫着。

  虽然是深夜11点多,被一个不是很熟悉的男人喊出去夜宵,不想去还又不得不去,去了后不知道什么情况,也不知道对方还有哪些人,这是件比较痛苦的事。思前想后,景海燕还是回了消息,这种心不甘情不愿的礼貌,早些年让景海燕一直很反感,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生意人不同于拿工资上班的人,在单位上班,可以很励志、可以很颓废、可以做好事做成事、也可以不做事做坏事,可以以单位为家做工匠玩性情,也可以消极怠工爱谁谁,生意人不一样,即便身上揣个大几百万也不一定有安全感,发展不发展姑且两说,吃饭成不成问题还是个问题。

  仲夏之夜,稍做打扮后,景海燕穿上了自己最喜欢的Burberry巴宝利吊带螺旋裙,虽然这个品牌世界排名奢侈品类第11位,但是英国皇室御用品牌的来头,一直悄悄地满足着景海燕的虚荣心,深夜的淮安,车少人少,淮海东西南北路的路灯孤守着这个城市,红绿灯显得特别刺眼,新款沃尔沃S90的发动机非常强劲,从富豪花园的别墅里出来后,很快就到了工农路路头的“弄塘里”火锅店,让景海燕没有想到的是,从丰登路刚拐进工农路,远远的就看到了几辆警车。

  原来,在和芈强吃饭的人中,有一个人叫孙勇,开高利贷公司的,涉嫌非法集资被列入了网上逃犯,最近正在扫黑除恶,巡特警三大队例行巡逻核实身份时,发现了孙勇,结果,一桌子人都要被带回协助调查,景海燕赶到时,芈强正在上警车,虽然只是协助调查,没有带手铐,但是那一脸的尴尬似乎预示着一些事情要发生。果不其然,孙勇进了派出所后,很快交代了很多问题,其中就包括,芈强放了200万在他的公司里,年利息15%,已经8年了,得知这一情况后,警方将芈强移交给了淮安区纪委。

文章标题: 原创小说:工农路二十时辰
文章地址: http://www.tozuowen.com/article-95-200589-0.html
文章标签:二十  时辰  原创小说
Top